武大女硕士大师赛狂追费德勒 是百度费德勒吧主

不到现场,你就不知道费德勒人气有多旺。这两天大师赛刚进入开局阶段,围观费天王训练的粉丝,比观看中央场地正式比赛的观众还多。由于费德勒临时更改了训练场地,于是守候了近一个小时的粉丝们,也展开短跑竞赛,从蹲点的4号球场飞奔至9号球场抢占有利地形。武汉女孩蝶舞,就是参加跑步比赛的一员,她自信地说,“跟着我们,绝不会把牛牛追丢了。”

费德勒绰号“奶牛”,他的拥趸也有专属称谓,阿森纳“奶粉”。作为超级资深奶粉,观看牛牛训练,仅仅是蝶舞每天的功课之一而已,一大清早,她就起床赶往五星级的波特曼酒店,等候费德勒出门,而在训练结束后,她要再度前往波特曼酒店大堂蹲点。为偶像奔波一天不难,难的是像蝶舞那样,自大师赛开幕,一日三堵,日复一日,而且乐在其中。

她的同伴,向记者展示着蝶舞与费德勒的合影,“她呀,恨不得换四五套衣服和牛牛合影,再加上个灯光、助理,拍成艺术写真照才好。”蝶舞笑脸盈盈,也不生气,“你就拿我开涮吧,我就是要天天堵着他,一直到他认识我,记住我,当然最主要的目的,还是希望能亲口对他说出我的美好祝愿。”

蝶舞生在武汉长在武汉。她说自己原本想读新闻专业,后来却读了武汉大学的通信专业,去年刚毕业就离开武汉,只身来到上海闯荡。“上海有什么好的?我到这儿来,就是因为每年大师赛能够看到费德勒,要不是为了他,我明天就辞职买票回家!”蝶舞念着家乡的好,却并不怀疑自己的选择,“爹妈有什么好担心?我就这么一个爱好,而且又不算不良嗜好,他们能理解的了。”

如今蝶舞在上海一家公司上班。为了时刻紧盯偶像,她早出晚归,每天凌晨一两点才到家,已经几天没有在公司露面了,不过她也早想好了预案——费德勒只在上海待一个多星期,他走后,自己再天天晚上加班,把落下的活儿给补起来。

原来,蝶舞是正儿八经的武汉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。不过她对自己的学历似乎并不太感冒,“这没什么啊。就是那时候空闲多些,现在上班,太忙了。”蝶舞说,自己在学校时,曾给费德勒写过很厚很厚的信,“好多页纸啊,估计他肯定没那个时间看完”。

蝶舞是从2003年喜欢上费德勒的,但真正迷上他,成为铁杆奶粉,则是两年前的事情。因为那时候费德勒患上单细胞多核增多症,成绩大幅度下滑,蝶舞觉得偶像风光,在旁边欣赏就行,而这种时候,就必须站出来给他以支持。6年的硕士不是白读的,在用英文给费德勒写信声援时,她甚至用到了古人孟子的名句,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……”费德勒回信了,并且成功找回状态,超越桑普拉斯,蝶舞感到很幸福。

“现在牛牛成绩有些下滑,对奶粉来说,其实他的排名、胜负都无关紧要,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他能够继续享受网球。因为我们有信念,他惟一真正的对手只有自己,只要他能够保持对网球的热情。这次他不是说他可以再次统治男子网坛吗?绝对不是说大话!”谈到自己的偶像,喜欢笑的蝶舞表情严肃了很多,或者叫虔诚。

粉丝这个词,有时是接近于不可理喻的同义词。女硕士,又容易向另外的“不良群体”靠拢,例如古怪、剩斗士之类。将两者合而为一的蝶舞,却很难让人产生这样的印象,这难道是以毒攻毒,或者负负得正的结果?

“不过你还是主要写费德勒吧,我们的行为太神经了,我觉得会贻笑大方成为不务正业的反面典型的”,在她一再要求下,本文隐去了真名,蝶舞是她在费德勒吧上的网名。来源武汉晚报)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zyichong.com/,阿森纳

About the author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